甘肃贫困县斥巨资建仿古城门,时任书记县长被处分传递什么信号

少“造景”,多“造福”。

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六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其中之一是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不顾实际使用大额财政资金建设景观工程问题。2016年至2019年,榆中县耗资5300余万元在县城北出口修建了两座仿古城门、两个小广场和一座雕塑。时任县委书记王晓宁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时任县长王林受到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

关键是,修建上述工程时,榆中县仍属国家贫困县。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没有将有限的财力优先用于民生改善,却将本应服务群众的城市基础设施建成了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举债在城市出入口“造景”“造门”。好看或许是好看,却终究比不了更好的医院、更好的学校或者更好的公路。

微信图片_20210607124902.jpg

↑榆中县北城门与蒙恬像

据报道,该工程竣工之时,时任榆中县委书记王晓宁曾表示,它们对于榆中创建历史文化名城、丰富城市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讽刺的是,此后不久,这些工程就被住建部点名批评。

对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建设历史文化名城可能不是眼前的“刚需”,更重要的应该是如何给民众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更何况,所谓历史文化名城,岂是建几座早已遍地皆是的人造景观,就能真正建成的?

一些地方热衷改善城市形象,这本身并没有错,但是,至少首先得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城市形象。城市形象不是修在入城口处的仿古城门和远离居住区的景观广场,不是豪华的政府办公楼和高档的干部公务车,而是大雨之下不被淹没的街道,是更好的营商环境之下清晰的权力边界,是未经法定程序绝不敢胡乱花钱的预算约束。

打造城市形象,要在更民生更细节的方面下功夫,而不是粗制滥造地做一些表面文章。值得追问的是,一个县拿出一大笔钱来搞形象工程,究竟是怎样通过资金审批的?如何花钱倘若全由个别领导决定,又怎会有资金使用的效率?某种程度上,政府花钱的预算软约束,是形象工程能够产生的关键原因之一。不合理的支出项目,在预算阶段就应遭到否定,不要等到形象工程建成再来解决。

主政一方,首要的是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搞形象工程反而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一定要多干实事,少干花里胡哨的工程,少“造景”,多“造福”。

要明白,城市形象不是由“造景”“造门”决定的,相反,那些认真干事的干部,本身就可以成为城市的形象,被当地民众永远记在心间。贫困县斥巨资搞形象工程的背后,看得见的是被浪费的宝贵财政资金,看不见的则是一个地方错失的发展机遇,值得警醒。

 

相关推荐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